爱白网-火狐体育官方客户端下载

同志问答

主持人:damien lu (星星) 博士

damien lu : ...

龙 (先生) :

damien lu :
养育孩子,如果自己没有极强的欲望,也不会令人充实,而如果全身心的倾注于养育孩子之上,可能对孩子的影响极为不好。
-----------------------------------------
为什么影响极为不好?这个好让我震惊哦

damien lu :

因为全身心注入养育孩子,往往会让父母除了孩子之外没有自己的人生追求。这样的情况下,会潜意识的让孩子完成自己的理想,渴望孩子完整自己不能完成的愿望,强迫孩子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爱白 我有个很困扰的问题 ...

lindaaa (先生) :

爱白
我有个很困扰的问题,我和他认识2年了,不喜欢他,但是和他远距离聊天不错,不和他聊天又寂寞,但是和他聊又明知不喜欢他,我该怎么办?可以直接告知他,我们最多只能做不见面的聊友,这样合适吗?或者狠下心,再也不和他聊天了?

damien lu :

当然应该诚实,否则不论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也不是真实的。

老师 您有害怕过孤独吗? ...

pop (先生) :

老师
您有害怕过孤独吗?我有时一个人的时候会感觉很孤独,甚至怕自己一个人住一套公寓,这属于正常吗?我想大部分人类都怕孤独吧,所以才有很多人结婚。

damien lu :

不过结婚并不能解决孤独,绝大多数情况下孤独是本人的问题,需要先单独解决。

现代科学研究普遍认为性倾 ...

宝宝 (先生) :

现代科学研究普遍认为性倾向形成于“出生前或者人生非常早的阶段”。所谓的“人生非常早的阶段”具体是指哪一个时期呢?这是否意味着性倾向可能会受“人生非常早的阶段”的后天因素的影响呢?

damien lu :

人生非常早的阶段,是指出生后不久。目前没有发现任何能够被证实的后天影响。

星星 您说婚姻无法让人充 ...

庆 (先生) :

星星
您说婚姻无法让人充实,那么养育孩子可以让我们充实么?
您结婚了吗?如果没有,请问你是如何安排自己的生活的?我们不想结婚的同志也可以借鉴一下

damien lu :

养育孩子,如果自己没有极强的欲望,也不会令人充实,而如果全身心的倾注于养育孩子之上,可能对孩子的影响极为不好。

我不明白你所说的安排自己生活是什么意思,每个人都需要根据自己的情况安排自己的生活。关键是要有理想和目标,否则不论是否结婚、有没有孩子,生活都可能很空虚。

爱白 您说过如果中断和一 ...

fei fei (先生) :

爱白
您说过如果中断和一个人的感情要半年不联系,我现在删了他的微信,但是已经7天了,还是每天都有负罪感,因为以前都是别人dump我,这次是第一次我主动dump别人,我每天都感觉自己是个罪人,因为我怎么可以残忍的dump别人呢?中国文化dump别人都要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彼此不合适,我就用的这个理由。但是我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他,越来越不喜欢,我该这么直接的说吗?
我该怎么办啊,老师?

damien lu :

感情不存在而想结束关系,是正常健康的,没必要有负罪感。结束感情关系,最好是告知对方真正的理由,不过你这样的情况,没有必要再去重新告知了,何况彼此不合适也是真的。

请问老师,我和男友做爱的 ...

桃夭 (先生) :

请问老师,我和男友做爱的时候,勃起后带上套就软了一些了(并不是完全软),此外,我勃起后不不持续刺激阴茎很快又会软,这是性功能有问题吗?

damien lu :
不了解具体情况不太好确定,仅从你描述的情况看,不算是性功能障碍,只是缺乏技巧。要学会把戴套这个过程融入到前戏中,戴套的过程中不停止相互爱抚、亲吻等等。

老师 我很好奇 ...

快乐 (先生) :

老师
我很好奇,做爱算不算锻炼身体。插入方如果很猛烈持久的话可以不可以锻炼到心肺功能。问题比较奇怪。因为每次插入运动一小时才会射

damien lu :

不算,这个问题有过不止一项科学研究结果,从消耗热量角度,做爱基本上可以忽略。

星星 是否 眼缘 对于爱 ...

feng lin (先生) :

星星
是否 眼缘 对于爱情很重要,我一开始不喜欢他,但是他很随和,就强迫自己和他相处,但是发现越来越不喜欢他了,这是我的过失吗?

damien lu :

不重要,相互之间的深度了解最重要。从发展感情关系的角度(不是性的角度),“一开始”的喜欢和不喜欢,都没什么意义,因为这个时候你对这个人基本上是零了解。

问一个可能不太“政治正确 ...

@ (先生) :

问一个可能不太“政治正确”的问题。
疾病的特征是它本身会给自己或他人带来伤害,这应该是一个公理。据此,当医学上认为心理性别与生理性别不同的现象是一种疾患的时候,理由应该是这种身心的不一致本身就会给当事人带来不适,甚至是极其严重的伤害,包括自杀。而又因为心理性别的成因未明,而且也无法改变,所以可以对他们注射激素,实施变性手术,虽然在生物学上不能真正改变性别,还破坏了正常的器官和内分泌,造成了事实上的终身伤残,而且还有很多其他的麻烦,但是相比于身心性别错位的巨大痛苦,也算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仍然是在治病救人,体现了医学尽可能减轻病患痛苦的伦理要求。这样的说法虽然不够“政治正确”,但说的也并非不是事实,至少在逻辑上能够自洽。
而在跨性别非病理化后,也就意味着医学上确认了生理性别与心理性别不一致的状态不是病态,按照疾病的定义,这样的状态本身也就不会给当事人带来任何痛苦或不适,是正常的健康状态,所以也跟同性性倾向一样,不需要改变,只需帮助当事人应对外界歧视,调整自我情绪,并从制度上改变歧视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不惜代价冒着风险去打激素甚至去做那么痛苦、而且还有终身副作用的手术去牺牲正常健康的身体,只为让身体跟内在的心理性别尽可能保持一致呢?变性手术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又从何而来呢?

damien lu :

跨性别本身不是疾病,但医疗干预,并不仅限于疾病。医疗的目的,是为了让人有健康幸福的生活。跨性别群体所面对的不仅仅是歧视,还包括不符合自我诉求,或者说是错误的内在和外在性别差异,帮助他们达到和谐,才是跨性别干预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