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白网-火狐体育官方客户端下载

成都女同性恋者夜生活

(下面这篇报道刊登在3月27日的《解放日报》上,字里行间充满了对同志的不屑与畸视,象这样带着有色眼镜写出的文章,不知你看后会有怎样的感受)
 
“娜娜”之称指女同性恋,在娜娜圈子里还有别称:“女同志”。这显然是“同志”这一称呼的异化或延伸。
 
进入“娜娜”巢穴日前,记者跟随北京好友小于探访了成都的一家“娜娜”吧,在那里看到了“娜娜”们的夜生活。
 
打的去位于人民商场附近“元素空间”迪吧的路上,小于向记者介绍道:“呆会儿要见的是一个39岁的女同志,她是你们成都娜娜中的‘名人’。她居然还有老公和女儿!”不一会儿,我们在“元素空间”迪吧里找到了这位“女同志”,只见她约有1.6米高,身材魁梧,上身穿白衬衣、下穿休闲裤。小于叫她“哥”,寒暄几句后就跟着“哥”去舞池里蹦迪,记者便坐在座位里等候。洁白的手与“哥”的硬朗一小时后,记者一行随“哥”来到市区繁华地段的某娜娜吧。“哥”出手阔绰,开一辆白色奥拓车,边开车边听她说:“本来想带你们去红星路的,但昨天那儿被110抄了,今天就只能换地方了。”娜娜吧在春熙路夜市的包围下也显得份外热闹。“哥”一边带我们入座,一边和吧台上几个娜娜搭讪。
 
酒廊里零落的坐着三桌人,几个鲜明男性化打扮的女性围坐在一起,叼着烟打着扑克牌;另几个女性举手投足间就像男人间的拍肩、叉腰且声音沙哑。
 
“哥”手握一瓶“科罗拉”冷不防问了句“小于,北京怎么样?她也是你朋友?”小于忐忑不安,含糊着点点头。“哥”转头问记者:“你也是北京来的?”记者答道:“不,我是本地人。”“哥”惊愕的眼神令记者有几分“心虚”。怎知,“哥”立即掏出一张名片,递给记者。名片上赫然写着:成都某区政府公务员。“哥”伸出洁白的手,“来,握手就是朋友,以后需要帮忙尽管说。”
 
内在仍然女性突然,“哥”的手机“嘀……”响起来,她迅疾拿起手机,极富男性权威口气地说了几句“我在外面和人谈事,一会儿就回来。”她站起身,打量着记者,一语双关地说:“你今后别这么打扮噢,你不适合。”记者立即低眼审视起自己,大衣长裙高跟皮靴,似乎真有些“怪”。
 
“哥”和小于告别,说了句“小黄马上过来找你们”,潇洒地走了。突然,记者的脑海里浮现出两个画面:一个是看她“大手笔”地扳转方向盘,像足了男人;另一个是她为人妻为人母的柔顺形象。
 
娜娜吧的恋人们或窃窃私语或翩翩起舞。夜色逼人倦,先前的热闹随夜市的关闭冷清起来。小黄是个职业歌手,刚赶完场子。“不好意思来晚了,你们饿没有,一块吃宵夜吧。”小于和记者连忙摆手示意。小黄点上烟,失落地叹气道:“最近我刚失恋,真他妈的不好过。”小于有些不知所措,小黄又接着说:“她结婚了,被父母逼的,我也没法。我们都27、28的人了。”时针指向2点,娜娜们纷纷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