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白网-火狐体育官方客户端下载

同性恋值得借鉴——画家石头访谈录

石头:画家、摄影师,1969年生于贵州省,现居北京。代表作品《武器》、《女友》、《欢乐钟》系列。春天的黄昏,夕阳透过窗户洒满了整个小屋,将涂成明黄色的门照得分外耀眼。

画架上的画刚勾勒出轮廓,旁边是颜料和散落的画笔,墙上桌上到处粘贴、摆放着尚未裁剪的照片。主人慵懒地斜倚在沙发里,袅袅的水气从手中的杯中飘出。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最早得到关于“性别”的概念是什么时候?

石头(以下简称石):很小的时候,具体记不得了,大人们告诉我,你是个“女孩”。女孩 和男孩该进不同的厕所,该穿不同的衣服。值得庆幸的是,我的父母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 所以我是在很宽松的家庭环境中成长起来的。

记:告诉你“你是个女孩”是不是就意味着“你长大了该和男孩子谈恋爱”?

石:在异性恋文化为主流的社会中就是这样。

记:你有和男性交往的经历吗?

石:有。其中有愉快的,也有不愉快的。

记:但你似乎更喜欢与女性交往。

石:是的。因为同是女性,交流内容更广泛、丰富和深入。

记:和女性交往有不愉快的经历吗?

石:有,但愉快的更多。

记:你选择朋友的标准是什么?

石:漂亮的,有脑子的……(哈哈)其实不该有标准的,标准会给人压力,而且标准
这种东西一说出来就走样了。当你因某个契机遇上一个人的时候,所谓标准就消失了。

记:作为一个女人,你认为男人普遍有什么缺点?

石:我希望他们更宽容一些。其实女人也一样,人都应该能容纳广泛的存在。

记:特别是在性别融合的问题方面?

石:是。源于不同的生活经历和性格成长环境,人都有自己的个性,而不应简化为男人和女人的不同。男性化的女人和女人化的男人都无可厚非,那些天然的爱好、倾向挺可爱的。

记:你的意思是说男人女人没什么区别吗?

石:但愿如此。

记:有些作家或哲人乐于总结关于“男人”、“女人”的特点,你怎么看?

石:周国平先生曾是我喜欢的一位作家,但当我阅读了他写的《女人和男人》时,我觉得他的观点很武断。因为他完全站在男性的角度,没有更宽泛地看人。现在,对于那些众多的“奇怪的言论”,我已经变得很无奈。

记:从表面上看你有点儿柔弱,你能形容一下自己的性格吗?

石:有一点阳刚之气。大言不惭地说,就是刚柔并济吧。事实上,我的朋友都是这种性格的。

记:现在法律上还没有涉及同性恋者婚姻的条款,他们自己怎么看呢?

石:上海已出现女同性恋者的事实婚姻,很多人也希望他们的关系能通过婚姻的形式固定下来。但我认为婚姻不是万能的,也不是目的地,许多异性恋的婚姻质量也值得怀疑,同性恋没有必要套用异性恋的家庭模式。

记:“同性恋者的性爱混乱”是很多异性恋者指责他们的理由,事实上是这样的吗?

石:我所认识的同性恋者的关系都很稳定,他们都是很重感情的人。我相信,和异性恋一样,同性恋世界里各种情况都有,但不深入了解不能简单下结论。有些人紧盯着那些不好的例子是歧视观念在作怪。

记:女同性恋的性爱观是什么呢?

石:很简单,合适在一起,不合适就分开。

记:女同志分手的时候感觉会怎样?

石:也很痛苦,有刻骨铭心的感觉。我不想用异性恋的词语来表述。

记:人们说同性恋间必有“一男一女”,分别扮演者男、女的角色,是吗?

石:没有绝对的角色划分。具体到生活的细节,他们会根据彼此的特点形成一定的默契。例如,擅长烹饪的负责做饭,擅长布置家居的负责整理房间。就这一点,同性恋值得异性恋学习。

记:为什么?

石:同志之间在性别上是平等的。在生活中,女同志会相互推动促使自己独立地面对社会,这对个人的成长是非常有利的,而异性恋很容易让女人产生依赖性。

记:两个女人生活在一起有没有一些实际的困难呢?我指的是家务劳动方面。

石:没有一般人想象得那么困难。重的活儿可以两人一起干,技术上的活儿更不在话下。

记:现在挖掘明星的性倾向已经成为某些媒体的一个重要任务了,你怎么看?

石:从某种意义上表明社会发展了,丰富了。性倾向现在是个人隐私,因为同性恋受到来自主流文化的压力。将来就可能不是隐私了。也许到时候,人们填表格的时候就会在“性别”的后面看到“性倾向”一栏。

(注:同志——同性恋的别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