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白网-火狐体育官方客户端下载

突破惊世骇俗的“酷儿理论”

李银河博士,中国当代的性文化研究的专家。一个思想见地颇具新锐锋芒的女学者,近几年间以《中国人的性爱与婚姻》、《中国妇女的感情与性》、《同性恋亚文化》等学术专著闻名于海内外。《酷儿理论——西方九十年代性思潮》是一本译著,将西方最新流行的性学研究系统地整理翻译并介绍给国内的读者,不管是有意或是无意,作为译作者的李银河的确是向维系数千年的中国传统的性观念挑起了一面宣战的旗帜。无论接受或者反对,首先都得拿起这一本书,即使是最为慷慨激昂的道德卫士,读一读总是无妨碍的吧?
  
  “酷儿”,英文单词queer的译音。queer,原来是西方主流文化对同性恋者的贬义的称谓。结果被性思想文化中的激进派人士(多半为专家学者)借用来概括他们的叛逆型的理论思想,由是西方掀起一场空前的性文化的思想革命。和六十年代开始的性解放运动中民众性地广泛参与不尽相同,这一次的性革命最主要的表现形式是,由言论到文字力图唤起民众的性意识的觉醒,其目的以求得到主流文化主流意识形态的逐步认同。所以就我的阅读观感来说,这其实是一次思想领域意识形态的全新的性理论的扩散。
  
  酷儿理论的确立首先得力于二十世纪后期西方社会主流意识对同性恋亚文化退让性地认可,丢开了这一点也就不可能发展成为今天的“酷儿”,但是,又与同性恋性意识有着很重大的区别。区别点在于:酷儿理论既不承认主流性意识的异性恋也不承认非主流性意识的同性恋。它用一种动态的变化的观点看问题,认识作为每一个人,性别意识和性爱倾向都不会是永恒不变的,也就是说每一个人在自己的性爱过程中既可能是异性恋的也可能是同性恋的也可能是双性恋的,于是每一个人都有可能随时地变换自己思维中的性别意识,可能以女性出现也可能以男性出现也可能以双性别的思维特征出现。理论认为,只有承认和宽容人类天生的性意识本能,允许每一个人以他们自愿选择的性别身份和性爱方式在社会上自由地存在,人类社会才能彻底地摒除人与人之间的歧视和欺压,才能真正地做到人与人的平等,进入到一个关爱人性的理想主义的社会。只有等待那样一个时代的到来,才有可能实现人类多年的梦想———社会大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