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白网-火狐体育官方客户端下载

男生正在沦为第二性--美国的男生女生

“女足夺得世界冠军展现了美国女青年良好的精神风貌,校园枪击案接二连三则显示出美国男生状态堪忧。女性主义者长期批评的学校重男轻女现象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不管从哪方面看,现在美国女孩一个个意气风发,沦为第二性的恰恰是男生。”

  
这是美国学者克里斯蒂纳-霍夫-萨默斯今年5月在《大西洋月刊》撰文所言,她的专著《针对男孩的战争》同期出版并引起极大争议。7月底《时代》周刊称之为“对现行社会性别与儿童教育理论的正面出击”。

  现行理论的源头之一是哈佛大学卡罗尔-吉莱根教授,她1982年出版《另一种声音》,1992年出版《学校是怎么欺骗女生的》,宣布美国的女孩子身陷危机,其原话是:“随着它的生命之河缓缓流入西方文化的海洋,每个小女孩都将面临沉溺或消亡的危险。”“西方文化海洋”,特征就是男权,对小女孩来说就是学校更重视男生的智力、体力与能力发展,给女生扣上“胆小”、“抽象思维差”等性定型的帽子,老师无形之中偏爱男生……

  美利坚的母亲们被唤醒了。1990年《纽约时报》一专栏女作家说她在庆祝女儿两岁生日时已感到阴霾笼罩:“我女儿将纵身跃入这个世界,仿佛生活是一碗鸡汤,而她兴高采烈如一根面条。可是哈佛教授告诉我,等到11岁,我那勇敢的小丫头就会变得萎缩不前了。”1994年《华尔街邮报》撰文:“她站在那里,结结实实的。昂着头,舒展双臂,俨然操场的主宰,立于世界的巅峰。但是,当镜头去捕捉这个6岁小姑娘12岁的样子,我们就难以辨认了。她的自信心已被周遭人等推上了加速下滑的轨道。”

  危机渴望治疗,改变女孩的不利处境。为她们增强自信和发展自我创造条件从“民意”变成“政策”,吉莱根教授也成为男女生发展理论的原创和哈佛社会性别专业的头牌。

  向吉莱根正面出击的萨默斯教授也是女性,但她认为前者的女性主义误入歧途,教育界和政策制订者被误导,结果给美国未成年男子造成许多伤害。她还指责吉莱根学术态度有问题:研究资料至今以涉及敏感内容为由不予同行查阅,令人怀疑其结论有杜撰的成分,而女权主义者迅速、大量引用吉莱根鼓吹照顾女性的政策,亦有给政治披学术外衣之嫌。

  吉莱根的支持者则认为萨默斯把女生跟男生对立起来,可能造成女性解放和发展事业的倒退。美国女性的状况近年有所改善,但男生能力测试平均分数更高,职业机会更多,提升更快,这依然是事实;而且女性在校园看似欢快,统计数字却表明她们更易患抑郁症和饮食失控症,自杀成功率没有男生高,自杀企图和尝试的百分比却比男生高。

  面对正面冲击,吉莱根教授的态度比较平和,她对《时代》周刊记者说:“我并不认为这是一场零和游戏,女孩的进步未必就是男孩的退步。女孩发展的研究也是人类发展研究的一部分。”

  有关女生男生的学术与政策之辩仍将继续,如果顺着吉莱根教授的思路,那么,不论正确与否,萨默斯都让人注意到了人类发展研究的另一部分--男孩发展研究的重要性!!

  据萨默斯调查,从1997年起美国大学注册新生中女性就比男生多,参加学生组织和校园活动比男生积极,而男生更容易被扣上多动症的帽子,失学,遭遇学习障碍,走近酗酒和犯罪。另外,女生的理工科平均水平与男生相比有差距,由于教育界的努力,近年有提高,而男生的阅读和协作不太行也是众所周知的,却没有谁想过这一现状也应改变。

  萨默斯在《大西洋月刊》指出社会性别平等主义者逻辑混乱:“既然领先的女生少于领先的男生,就是女生得到的资源和关怀不平等的证据,那落后的男生多于落后的女性,也就是男生受到歧视的证据。”

  男人也需要关怀,这正是女性主义反思的一个基本内容。萨默斯的专著只是相关主题时下的众多表述之一,《时代》周刊就列举了一系列作者和书名。女孩需要什么,专家虽说也没有定论,但男孩需要什么,专家们至少也该同期开展正式讨论吧。(